椒椒妹儿

不知道是不是最完美的人
但已经变成很难改的习惯
舍不得你出国
可还是要面对现实
多一天在国内 就多留点快乐的回忆吧

白夜追凶好好看啊……
所有cp都好好磕bgblgl线都好吃……
还可以和隔壁心理罪拉郎
狂磕一通
啊 真好吃_(:з)∠)_

千万 别离开我。

其实也不差的……只是我做不到无为至此啊……

妄念

存一篇原耽
没写完
程璘以为那些在学生间流传的闲言碎语,不会是真的。也许只是一些玩笑,但他绝对想不到中午回到教师公寓时,迎接他的是一句“我们分开吧”。

那个一向笑得贱兮兮的小胖子,这时有些局促地站在屋里,身边是已经整理好了的行李箱。

“孙老师……”程璘把自己扔进沙发,手指摩挲着眉角,这像一个笑话,他想。与此同时,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连带着脑神经一起狂乱地打颤。

“你就这么着急离开?孙老师,这么多年了……”

孙淼不言语,他很少像今天这样固执,就是想离开,就是不想再待下去了。他在学校里面对学生的时候,有时候也会如此不讲理,但在程璘面前,他很少这样。

“钥匙我放在床头柜上了,先走了。”孙淼深吸了一口气,提起箱子,...

我希望有无限的时间

在明媚的阳光里
清朗的蓝天下
在雨季的室内
柔软的沙发上
拥抱一股温暖的香气

灯光虚晃的夜里
辗转反侧的床上
都是你的影子
你的香气

青山间的月
剔透得亮
而太阳
在绿水的氤氲里
看不清
只有无尽的
无尽的温暖
包围着
消失于山川湖海中
从此人间没有了月亮
也没有了太阳
只有无限的时间

杀马特来复活一下
进大学第一眼日子过得过于恣意,同时又被不同的焦虑吞噬着
痛苦与欢乐并行
和此前的日子一样辛苦
想写可爱的小原创
感觉到了自己文字的限度,试图突破中

放过票圈和zine 搬过来吧
我还是在写东西,只是很懒得放出来了,这篇是急智45分钟里写完的考场联想作。放这儿也存一份。

我的寂寞是一条长蛇,
静静地没有言语。
你万一梦到它时,
千万呵,不要悚惧。
它是我忠诚的侣伴,
心里害着热烈的相思;
它想那茂密的草原——
你头上的、浓郁的乌丝。
它月影一般的轻轻地
从你那儿轻轻走过;
它把你的梦境衔了来,
像一只绯红的花朵。
——冯至

同事总会问我,是不是能和蛇交流。我的问答总是微笑与沉默。
事实上,我确实是会,我还能控制他们,短暂的。这也没什么稀奇。就像英国有霍格沃兹,中国也有自己的魔法学校。中华魔法学校,在昆仑。
我是12岁时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当时在吃鱼,鱼鳞上有字,得用古老的《...

保姆阿英最近在一个很有钱的太太家里做事,这位太太独身一人,没见她出门工作但出手阔绰,待人接物很温柔,唯独在每日下楼遛狗时会非常紧张地再三关照她不能离开家半步,那时的神情有些可怖又有些可怜。除了遛狗她再也不出门,看电影在家里的大屏幕前,逢年过节都是家人朋友来这里聚会喝酒狂欢,反正房子大屋子多,就是苦了保姆们,收拾起来很费劲。
她大约是知道这么一间复式房子一个保姆干起来太辛苦,所以不仅雇了保姆阿英也雇了保姆晓蓉和厨子阿财,阿英和晓蓉睡在一间房内,太太要求的,她说房子目前太空了,他不在,她一个人总是害怕的。
太太说的他是太太的老公,但阿英只在房内各种照片里见过他,长得英俊挺拔,和身姿曼妙笑容甜美的太太很...

世间有许多种巧合,偏偏我喜欢没有结局的那种。

© 椒椒妹儿 | Powered by LOFTER